原標題:云南白藥炒股虧近20億元 得賣多少牙膏才能掙回來?

中國商報 一度被奉為“藥界股神”的云南白藥,因炒股失手,凈利下滑。2021年,云南白藥實現凈利潤28.04億元,同比下跌49.17%。云南白藥稱,證券投資失敗是凈利下滑的主要原因,公司在過去一年炒股虧損19.81億元。

3月29日云南白藥公布的投資者調研會議記錄中顯示,“公司會非常審慎地對待各類投資行為,特別是在大家比較關心的二級市場證券投資上,明確的計劃就是逐漸減持,擇機地退出”。炒股虧損近20億元,云南白藥得賣多少牙膏才能掙回來?

證券投資失利

身為市值千億元的中藥巨頭,云南白藥為何走上炒股迷途?

其年報顯示,云南白藥投資了雅各臣科研制藥、健倍苗苗、中國抗體、騰訊控股、小米集團、恒瑞醫藥、通威股份、伊利股份和中國生物制藥九只股票,其中僅小米集團就給云南白藥帶來了14.04億元的巨額虧損。此外,騰訊控股虧損1.34億元,恒瑞醫藥虧損2.20億元,伊利股份虧損1.27億元,雅各臣科研制藥、健倍苗苗、中國抗體等四只股票也給云南白藥帶來了不同程度的虧損。

事實上,云南白藥的三季報中就顯示其炒股虧損15億元。云南白藥回應稱,公司認真聽取廣大投資者的中肯建議,審慎對待二級市場投資。在年報中可以看出,云南白藥在證券投資規模上有所縮減,交易性金融資產同比減少11.23%,公司期末賬面價值從期初的106.68億元減少至41.76億元,縮減六成。

云南白藥如此熱衷于炒股,與其曾在股票市場嘗到甜頭有關。2020年,投資貴州茅臺、小米集團、恒瑞醫藥等大白馬股曾為云南白藥帶來高達22億元的炒股收益。

針對云南白藥炒股這一行為,透鏡公司研究創始人、上市公司研究專家況玉清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云南白藥目前賬目資金相對充裕,也沒有進行分紅,那么這些資金必然要去做投資理財?!皩τ谠颇习姿庍@一類賬目資金比較充足、盈利能力相對較好的企業,還是建議多進行現金分紅,否則不利于云南白藥股價的長期價值的釋放?!?/P>

需要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報告期末,雖然云南白藥減持了大部分股票,但其仍持有小米集團股票,賬面金額為17億元人民幣(除特別標注外,單位下同)。2021年年末,小米集團收盤價為18.9港元/股,截至3月30日收盤,其股價為14.16港元/股。如果截至今年一季報末云南白藥仍持有小米集團股份,或使其今年一季度業績持續承壓。今年以來,云南白藥股價已從年初110.05元的高點跌至3月30日收盤的81.62元,市值蒸發超過370億元。

就云南白藥的虧損可能會對經營帶來哪些影響等問題,中國商報記者多次致電云南白藥董秘辦,截至發稿尚未取得聯系。

盈利能力下降

云南白藥大手筆炒股,或與其主營業務增長乏力、逐步滯漲有關。

中國商報記者梳理其年報發現,2016年-2021年,云南白藥營業總收入增速分別為8.07%、8.5%、9.84%、9.8%、10.38%、11.09%,增長乏力。拆分業務結構來看,云南白藥的主業務增長并不明顯,明星產品云南白藥牙膏、云南白藥氣霧劑、云南白藥膏貼劑依舊是收入和利潤的主要貢獻者。2021年,以云南白藥牙膏為核心的健康品子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9.1億元,同比增長不足10%,增速較上年進一步放緩。

在原主營業務動力放緩的背景下,云南白藥也在有意加大研發投入。2021年,云南白藥研發費用同比大增82.99%至3.31億元,這對于多年來研發投入不高的云南白藥來說實屬罕見。2017年-2020年云南白藥的研發費用分別為8403.54萬元、1.12億元、1.74億元、1.81億元,約占當期營收的0.35%、0.41%、0.59%、0.55%。

對此,云南白藥表示,研發費用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是新增了特醫食品研發注冊及采之汲生物醫學護膚品研究開發等研發項目,希望借此來打造新的業績增長點。

年報還顯示,中藥材原材料價格上漲導致成本增加,在營業成本上,商業銷售中采購成本占營業成本的比重為82.49%,云南白藥在種植成本上較去年增長575.31%,商業銷售方面的營業成本比上年同期增加14.63%,毛利率比上年同期減少1.78%。

此外,公司在報告期內的應收賬款激增,2021年年末時為71.84億元,較2021年初的35.54億元翻倍。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較上年降低近七個百分點至7.58%,創近三年新低。公司的銷售毛利率和凈利率也處于近年來的最低水平。這些或許都是云南白藥盈利能力下降的原因。

未來之路好走嗎

在業績增長乏力的背景下,云南白藥嘗試不斷探索新業務,布局縱深且廣,涉及醫藥、牙膏、洗發水、茶葉、醫美以及特醫食品等多個領域。

在2021年年報中,云南白藥稱,公司2021年在醫學美容、口腔護理和新零售健康服務、皮膚科學的布局初見成效。2022年以來,云南白藥多次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公司計劃于2022年12月前,在北京、上海開設八家醫療門診部機構。然而,年報顯示其收購的醫美企業上海云臻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期內虧損144.5萬元。

公司聯席董事長陳發樹也因“炒股”被監管部門點名。3月23日,北京證監局開出八張罰單,其中就包括陳發樹。年報顯示,陳發樹現任福建省發樹慈善基金會理事長、云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聯席董事長、新華都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長。

北京證監局官網顯示,新華都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華都實業集團(上海)投資有限公司、陳發樹、林玉葉、陳焱輝與廈門新華都投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作為森特股份股東,互為一致行動人。

2021年12月6日,陳發樹名下證券賬戶陸續買入150萬股森特股份股票,上述一致行動人合計持股比例由4.78%上升至5.06%。該持股變動信息未于三日內公告,直至2021年12月31日才對外公告;且2021年12月6日至12月29日期間,名下證券賬戶繼續買賣森特股份股票,使持股比例維持在5%以上,最高至5.20%。北京證監局表示,上述行為違反相關規定,對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而在醫藥業務方面,云南白藥也頻繁被曝出問題。就在去年,云南白藥還曾生產、銷售不符合經注冊產品技術要求的一次性使用醫用口罩,云南省藥監局對其不合規口罩35095只進行沒收并罰款110299.15元。另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2020年4月發布消息,有47家企業的51個批次非醫用口罩質量監督抽查不合格,其中云南白藥生產的日常防護口罩規格為均碼藍色,生產批次為“2020-02-10/0004200201”的過濾效率、防護效果不合格,已經整改。

從云南白藥自身來看,其未來發展能否出現轉機?云南白藥在年報中提到,未來,短、中期聚焦于醫學美容、口腔護理、新零售健康服務三個業務板塊,均致力于探索基于大數據后臺整合服務和產品打造精準化的個人定制護膚/口腔護理/健康管理的全新商業模式。不過,加大研發這三大業務能否為云南白藥帶來轉機,仍有待市場檢驗。(記者 彭婷婷 實習生 白雅琦)

標簽: 云南白藥 2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