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倒春寒后,位于東西湖區的武漢最大郁金香種植基地迎來郁金香盛花期。而在50公里外的華中農業大學園林學院花卉基地內,尚未開花的郁金香花苞,被套上了卡片大小的白色牛皮紙袋。這是在收集郁金香雜交后的種子,用于培育新的品種。

華中地區每年3月是郁金香最佳觀賞期。因為花色鮮艷、種類繁多,郁金香深受游客喜愛。鮮為人知的是,我國的郁金香種球主要靠進口。數據顯示,我國每年進口郁金香種球2億顆左右。

不過,這種局面正在被慢慢打破。華中農業大學園藝植物生物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的產祝龍教授團隊,在郁金香種球國產化領域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成果,他們不僅成功進行了郁金香種球的國產化生產,還通過采后貯藏處理和反季節栽培,首次實現了郁金香四季開花。

■利用國產種球實現郁金香花開四季

在產祝龍辦公室的窗臺邊,一排白色的郁金香種球吸引了記者的目光。它們外觀酷似大蒜,是開花后再利用的種球。經過特殊采后貯藏技術處理,這些種球將再次栽種,等待二次開花。產祝龍教授告訴記者,這看似不起眼的郁金香種球,此前的幾十年里,90%都要從荷蘭進口,還有少數來自新西蘭、南美洲等地。

作為球根花卉的代表,郁金香被譽為“花中皇后”,它也是荷蘭國花。但相關文獻記載,郁金香其實最早被發現是在我國新疆天山山脈和帕米爾高原地區。直到16世紀,經由奧斯曼帝國,逐漸傳入荷蘭,經荷蘭人不斷培植和推廣,才名揚世界。目前全世界已發現的野生郁金香屬植物有上百種,我國獨有的郁金香屬植物約15種,大多分布在新疆。

20世紀80年代,郁金香被引種回中國,在西安植物園試種成功。但郁金香對環境的要求較高,10℃—20℃是較適宜的生長環境,一旦超過25℃就容易衰老死亡。引種進入我國后,由于很多地區氣候條件并不適合種球的生長,同時由于病毒侵染和栽培管理不規范等原因,每經過一季的種植,種球便會退化縮小,第二年就不再開花或開花效果差,結果每年都要從國外進口。

“郁金香國產種球開花的關鍵,便是種球采收后貯藏期間的處理環節。”2016年入職華中農業大學后,植物學博士出身的產祝龍開始了郁金香的產業化研究。他帶著最初三五個人的研究團隊,決心攻克郁金香種球生產、采后貯藏處理和促成栽培等難關。

產祝龍與東西湖郁金香公園展開合作,將當年開過花的種球進行回收研究。最后發現,花芽分化和打破休眠兩個階段的處理,是開花的關鍵。種球的花芽分化不充分,開花就參差不齊或無法開花,景觀效果差。而打破休眠則意味著,要經過技術手段,讓原本需要3—5個月才能開花的貯藏周期縮短為一兩個月以內。“貯藏期間溫度的控制是關鍵,為此我們摸索了很長時間。只有控制好這個階段的變溫,才能達到種球在同一時間段整齊開花的效果。”

2018年9月初,華中農業大學校園內綻放出繽紛的郁金香,這是產祝龍團隊的種球處理技術第一次得到驗證。原本每年冬天栽種、第二年3月開花的郁金香,可以在9月乃至任何一個季節盛開。這也是國內首次利用國產郁金香種球實現四季開花。

■能種土豆的地方就能種它 畝產收入達七千元

由于郁金香難以培育,郁金香種球曾在國外成為一個投資品種。據了解,郁金香從種子培育成商品種球,大約需要5—6年時間,高昂的時間成本是促使國內很多景區或企業更愿意直接從國外購買處理過的種球的原因之一。為了生產培育自己的種球,從2016年開始,產祝龍團隊在嚴格遵守花卉種質知識產權保護的前提下,先后篩選了100多個品種,利用組織培養、水培、基質栽培等方式,開展郁金香種球的繁育和規?;a。

由于國內可以借鑒的先例少,郁金香種球的組織培養技術完全靠經驗不斷摸索和優化。產祝龍團隊中,有一位2018屆園林專業學生,從本科階段時就開始進行實驗,4年后直至研究生畢業時,才有了培植結果,相關成果發表在園藝學著名的國際期刊上,并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實驗的過程好比不同因素的排列組合,我們到現在都不敢說有了最優結果,只是目前有較優的結果。”

建立了郁金香種球組織培養體系,大規模的種球種植就有了可能。團隊經過實地考察,發現湖北恩施、神農架等海拔在800—1200米的地區,適合郁金香種植。產祝龍笑言:簡單來說,能種植土豆的地方,就可以培植郁金香種球。

這為湖北高山地區的經濟作物種植提供了新選擇。產祝龍算了一筆賬:一畝地可生產2萬到4萬顆種球,刨除勞動力成本和生產資料費用,每畝地可以有六七千元收入,這為鄉村振興提供了新的選項。

產祝龍認為,花卉種質資源是花卉產業的“芯片”,也是花卉產業創新的根本。目前該團隊已擁有了郁金香種球培植和開花調控的多項專利。打破技術壁壘后,團隊正呼吁出臺省級地方標準和行業標準,規范郁金香種球的培植方法,讓大規模生產郁金香種球具備專業技術基礎。

(記者 蔡欣星)

標簽: 郁金香種植基地 郁金香種球 郁金香四季開花 國產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