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紀的歐洲,流行嗅服鼻煙。自明末傳入中國后,這種煙粉末被摻入麝香、冰片、薄荷等中國傳統名貴藥材,在經過密封蠟丸中陳化之后,華麗轉身為一種具有明目避疫和提神醒腦功效的藥材而深受人們喜愛?;蛟S,它有些類似于今天我們熟知的清涼油。如趙之謙在《勇詰閑話》一書中記載:“鼻煙來自大西洋意大里亞國。萬歷九年,利瑪竇汛海入廣東,旋至京師。獻方物,始通中國。國人多服鼻煙,短衣數重,裹為小囊藏鼻煙。”

鼻煙傳入中國后,曾在清代各階層生活中掀起生活風尚。而盛裝鼻煙的容器,由最初的金屬盒或玻璃瓶轉變為獨具東方藝術特色的鼻煙壺。它小可手握便攜實用,制作工藝也日趨精湛,并且迅速融入中國傳統藝術風格,發展成獨具民族審美特色的藝術品和吉祥物。尤其是清代宮廷造辦處特制的鼻煙壺,展現出無所不用其極的藝術之美,名揚海外。“中國鼻煙壺”被爭相收藏,當之無愧地成為清代工藝美術品的一大代名詞。

鼻煙壺體現了古人的一種生活態度。人們喜愛它,所以采用瓷、銅、象牙、玉石、瑪瑙、琥珀等多種材質,匯集中國繪畫,書法、雕刻、鑲嵌、鑄造、掐絲、燒造、套料、貼黃、剔、鏤、碾、鎏金等各種工藝,只為制造出最是稱心如意的那一件,蘊藏彼時對于生活境界的追求。鼻煙壺保留著某種情懷,哪怕身處鬧市,也會讓馬不停蹄的靈魂得到短暫棲息。聞一聞清風朗月的味道,仿佛給了生命一個舒展的瞬間。

【琳瑯滿目生壺物】

鼻煙壺的名貴程度,側重于看其質料高下和做工粗細

鼻煙壺的材質十分考究,這也是鼻煙壺的一個重要品評標準。民國初年鑒賞家趙汝珍在《鑒賞鼻煙壺》一書中指出:“古玩的鑒別,注意點有二,一是辨別真偽;一是鑒定其優劣。先確定真偽,然后再鑒定其優劣,這是物器鑒定的常規程序。惟獨鼻煙壺的鑒別,情況卻不同,它只需鑒別器質的優劣就足夠了,不必考證它的真偽。”大概是鼻煙壺的名貴程度,側重于看其質料的高下和做工的粗細,而其產生的年代和制作的匠師相比之下顯得就不那么重要了。倘若一件鼻煙壺的質料確屬珍異,做工又奇巧,無論它出于何時,也不管它出自誰人之手,亦為上品。相反,如果做工一般,質料平凡,即使是康熙、雍正朝所造,并為皇帝所用,也并不足道也。

最初,國人將這種舶來的鼻煙盛放在傳統小藥瓶之中。日后為了方便使用,逐漸對盛鼻煙的容器進行完善和豐富,如壺的形體便于攜帶、在壺蓋處制作連體的挖勺等。還產生出金、銀、銅、鐵、竹、木、牙、角、珊瑚、瑪瑙、琥珀、玉石、水晶、陶瓷、料器、大漆、葫蘆、果核等多種材質和制作工藝,蔚為大觀。

其中,清宮造辦處制作的鼻煙壺材質最為豐富,并呈現出明顯的時代特征。順治時期程榮章造的銅雕云龍鼻煙壺二十余件,是最早的宮廷御制鼻煙壺。因康熙對西方料器、畫琺瑯情有獨鐘,所以這個時期制造的料器、銅胎琺瑯等鼻煙壺品種比較多。咸豐、同治以后,清宮造辦處制作的鼻煙壺以料器、水晶、瓷制品居多。鼻煙壺藝術在乾隆朝時達到鼎盛,各種材質的鼻煙壺琳瑯滿目,玩賞收藏鼻煙壺成為社會風氣。從全國來看,內蒙和西藏主要以銀器等金屬工藝鼻煙壺為主,遼寧因盛產瑪瑙、玉石,故多瑪瑙、玉石材質的鼻煙壺。

清代御用鼻煙壺的很多原材料本身就很珍貴,如以紅藍寶石、珊瑚、瑪瑙、琥珀、水晶、碧璽、珍珠等奇珍異寶為原材料的鼻煙壺,單材質就提升了鼻煙壺的價值。象牙雕刻鼻煙壺不但材質珍貴,工藝上也極為考究,多運用深淺浮雕和鏤雕,有時還施以彩繪,玲瓏剔透,十分華美。

料器,指的就是玻璃。因玻璃鼻煙壺具有密封性好和透明的特點,既可以保證鼻煙不受潮,還能看到所盛鼻煙的份量、成色,因此很受歡迎。料器鼻煙壺雖質為玻璃,卻能模仿出各種珍貴材質,比如金星料、花料、雄黃料及各種仿寶石料等,有時甚至比真寶石還略勝一籌。

陶瓷鼻煙壺即瓷胎鼻煙壺,種類包括青花、斗彩、粉彩、釉里紅等應有盡有。一般的陶瓷鼻煙壺都是由景德鎮燒制而成,而琺瑯彩瓷比較特殊,是在景德鎮制胎完成后,再運往京城由宮廷畫師彩畫燒成。

清康熙年間流行的銅胎畫琺瑯鼻煙壺工藝,源自于法國里摩日的琺瑯器皿,康熙通過法國傳教士聘請了法國琺瑯匠師來清宮造辦處傳授這門技藝,于是便產生了多種多樣的畫琺瑯鼻煙壺。

玉器鼻煙壺的制作工藝極其精妙。玉的溫潤細膩,潔白無瑕和堅韌的質感本身就代表了中國人的品格美。匠師們因材施藝,隨形雕琢而成的瓜果魚蟲等各類鼻煙壺生動可愛,蘊含著奇特的匠心,很多都是價值連城的珍寶。

石質類鼻煙壺中,數端石壺最為珍貴。早在唐代時期肇慶端硯便已名聞天下。肇慶、斧柯山的宋坑、梅花坑、水坑等唐宋時代的老坑所產的石頭質地滋潤堅實,紋理美觀大方,也是鼻煙壺的制作良材。

大漆鼻煙壺有平雕、雕漆、彩漆以及嵌鑲等工藝種類,其色朱紅艷麗十分華美。葫蘆鼻煙壺雖然外表樸素但造型獨特,拙趣橫生。竹雕、木雕、根雕鼻煙壺類鼻煙壺制作多順其天然,隨形施藝,風格樸實卻不乏自然生動。

【一壺盡顯千姿態】

鼻煙壺壺型之繁多,寓意之廣泛,令人大開眼界

鼻煙壺體積雖小,但造型多種多樣,除了常見的扁圓形,還有圓形、筒形、四方形、多棱形,以及具有吉祥寓意的葫蘆、燈籠、南瓜、玉蘭花、蟬、象、龜、獅、魚、雞、靈芝、茄子、鐘、蠟燭、荷花、人物等形狀。其壺型之繁多,寓意之廣泛,真可謂千姿百態、新奇巧絕。

這些鼻煙壺的造型從總體上可劃分為瓶式壺、肖形壺和聯體壺三大類。瓶式壺造型是模仿瓷器、瓷壺、瓷罐而來,類似微縮的瓷器,這與清代瓷器的繁榮密切相關。肖形壺是模仿自然界中動植物、飾物器皿等造型而成。如自然界中天上飛的龍鳥、地上跑的野獸、水中游的魚、地里長的瓜果蔬菜、人們日用的荷包、器物等,均被模仿制造成鼻煙壺。聯體壺有雙聯壺、三聯壺、四聯壺等造型,可以盛裝不同味道的鼻煙,方便嗅服。

鼻煙壺的造型在不同時期也呈現出不同的變化。比如,康熙朝時期,在為數不多的鼻煙壺造型中,有一種小口細頸、直筒腹壁、平底有旋的爆竹筒式造型比較常見。雍正時期增加了四方、小方口長圓腹、扁圓、長頸垂腹等很多新式造型。其中一種酷似石榴或燈籠形狀的鼻煙壺最受歡迎,小口大肚,人稱“樂罐”。這種造型能夠避免鼻煙與空氣過多的接觸,從而保證鼻煙的新鮮。乾隆時期的鼻煙壺造型最為新穎多樣。傳統的仿瓷器鼻煙壺發展出圓、扁、單一與雙聯數種新穎款式,還出現了瓜果蔬菜、花鳥魚蟲等各種樣式。甚至人物造型的鼻煙壺也開始盛行起來,清裝官員、貴婦造型的鼻煙壺十分生動,仿佛當時的情景再現。嘉慶時期的鼻煙壺新增了三聯通身葫蘆式、海棠式與荸薺扁式的新穎造型。道光時期的鼻煙壺,富有新意并大量出現的是直口圓鼓腹型、圓底圓扁茄式的豐滿圓渾壺型,咸豐、同治、光緒三朝的鼻煙壺以橄欖、秋葉、紹興酒壇、火鍋等造型最為新奇。

古人還十分在意鼻煙壺的紋飾之美,幾乎每一件留傳到今天的鼻煙壺紋飾都具有美好的吉祥寓意。傳統的瓷鼻煙壺常見松下八仙紋、穿海龍紋、五爪龍蝙蝠紋、三友紋、獅子滾繡球紋、桃花紋、佛手紋、蟈蟈紋、樹下梅花鹿紋、喜鵲報春紋、馬上平安紋、榴開百子紋、魚躍龍門紋等吉祥紋飾。玉石鼻煙壺則常見螭龍靈芝紋、海水云紋、荷葉葫蘆紋、珍禽獸紋、松下問童子紋、蝙蝠落日紋、鷹回首望日紋、壽字紋、梅花紋、瓊樓玉宇紋等吉祥紋飾。料器鼻煙壺常有荷花青蛙紋、牛羊紋、螭龍紋、纏枝葫蘆紋、云紋、荷花翠鳥紋、三陽開泰紋、攜琴出游紋等吉祥紋飾。銅胎琺瑯鼻煙壺常見的吉祥紋飾有云龍紋、嬰戲紋、教子圖等。古人不滿足于紋飾對吉祥的寄予,甚至直接在壺面寫福、祿、壽、喜、如意等吉語文字。

【腹內生花納乾坤】

有“鬼斧神工”之美譽的內畫,為鼻煙壺行業注入生機

在鼻煙壺的諸多類別之中,當屬內畫鼻煙壺最為特殊。雖然它出現的時間最晚,但對于整個鼻煙壺演變歷程來說,內畫鼻煙壺掀起了一場不折不扣的變革,不但標志鼻煙壺一種全新類別的誕生,更為重要的是,見證了鼻煙壺由古代宮廷藝術向商業藝術、由實用性工藝品向審美藝術品轉變的過程。內畫鼻煙壺自出現起便技驚四座,且逐漸力壓群芳,一躍成為鼻煙壺的大宗。直至今日,它依然在鼻煙壺界一枝獨秀、笑傲江湖,被譽為“中華一絕”。

所謂“內畫”,指的是用特制的細彎勾筆,在水晶、玻璃、瑪瑙等透明材質的鼻煙壺內壁進行作畫。因在狹小的內壁進行反方向書畫,大大限制了操作水平的發揮,這就需要創作者具有高超的技藝水準,不但有扎實的外畫基礎,還要經過嚴格的內畫訓練,否則差之分毫,失之千里。一支細如針尖的勾筆在方寸之間,便能畫出萬里山河和各種飛禽走獸、人物花卉等,因而內畫有“鬼斧神工”之美譽,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關于內畫的起源,說法不一。一說在嘉慶年間,一位叫甘烜文的擅長繪畫的地方小官吏進京辦事,因所辦之事被一再拖延,以致錢糧耗盡,只能被迫棲身于破廟之中。這個小官吏與當時的大多數人一樣喜歡嗅服鼻煙,而鼻煙也逐漸用完了,窮困潦倒的他便用煙簽掏挖殘留在玻璃壺壁上的少許鼻煙,他發現內壁上形成了許多劃痕,就用竹簽烤彎削出尖頭,蘸墨在透明的鼻煙壺的內壁上題詩作畫,于是就產生了內畫。另一說是在道光年間,北京有位名為胡金錄的書畫者十分喜好嗅服鼻煙,因生活窘迫買不起鼻煙,就用筷子撓鼻煙壺內壁上的煙垢過癮。有一次偶然發現煙壺壁的劃痕挺好看,于是把竹筷削尖,在煙壺內壁畫上花卉,內畫鼻煙壺便誕生了。還有一個說法認為內畫鼻煙壺源自歐洲玻璃畫,因為玻璃畫就是在背面反向繪畫的,而且據1950年美國出版的《中國18世紀出口藝術品》一書記載:當時歐洲的背畫技法已影響到了清代宮廷及廣東沿海一帶。所以,據此推測內畫鼻煙壺是受玻璃畫反向繪畫技術而產生的。

目前發現最早的內畫鼻煙壺,正是1816年由甘烜文繪制而成的。此后,內畫鼻煙壺便如同雨后春筍般出現,至光緒年間已逐步完善為一種高雅的宮廷藝術品,不但產生了葉仲三、馬少宣、丁二仲、周樂元“四大名家”,還延伸出京、冀、魯、粵“四大流派”,為逐漸式微的鼻煙壺行業注入生機。

且看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的一只清光緒玻璃內繪行旅圖鼻煙壺,全高6厘米、寬4.4厘米。此器描繪鄉野景致,人物、建筑的精細繪制,山石甚至作出渲染的效果,一面近頸處有工匠署名,“寫于冬月,周樂元作”,應屬十九世紀末地方上貢之物。

內畫鼻煙壺光滑的玻璃內壁經過鐵砂和金剛砂的打磨,變為細膩的乳白色,十分易于著色,效果如宣紙般。所以內畫鼻煙壺能夠創作出比較精細的書畫作品,發展成為詩書畫印于一體的藝術精品。對此,趙汝珍在《古玩指南》中贊嘆道:“所書之字,均有體派。所畫之畫,亦有其宗。其制之精妙,由外面書畫,亦為珍奇,今乃從反面為之,竟如此善美,誠所謂鬼斧神工也。”

穿越內畫鼻煙壺的歷史時空,我們發現,內畫鼻煙壺作為裝鼻煙的小小瓶子,曾經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它在中國已經成為一種鼻煙壺文化。隨著鼻煙在中國歷史舞臺的退出,鼻煙壺流傳至今已經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了,而成為一種工藝品被欣賞、收藏。內畫鼻煙壺作為唯一一類還保持生產的鼻煙壺,載著這段深厚的傳統文化,訴說著過往的歷史。因為一尊透明小煙壺匯集了中國歷代文化藝術于一身,而聞名天下;幾根鉤筆,十指間變換出訴不盡的中華風韻——鼻煙壺藝術的魅力,有待人們細細回味。

標簽: 陶瓷鼻煙壺 玉器鼻煙壺 鼻煙壺造型 內畫鼻煙壺